如何缓解养老金储备焦虑?长钱靠“缴”更靠“投”

  • 2024/5/30 15:16:25

导读:5月27日~28日,2024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杭州举办,在构建多元养老金融体系主题论坛上,业内共同探讨我国养老金融体系如何创新与完善。

养老金积累不仅靠“缴”,更重要的是“投”。

在人口老龄化加速的背景下,个人养老金融需求不断增长。

如何缓解养老金储备焦虑?长钱靠“缴”更靠“投”


5月27日~28日,2024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在杭州举办,在构建多元养老金融体系主题论坛上,业内共同探讨我国养老金融体系如何创新与完善。

原中国保监会党委副书记、副主席周延礼在会上表示,积极有效应对人口快速老龄化趋势,需要加快建设多层次社会保障体系。其中,金融业要抓住养老金融发展的历史机遇期,创新金融产品和服务,为社会养老财富的积累和储备提供更加安全、稳定、可持续的保障。

“目前我国养老金体系高度依赖第一支柱与第二支柱,第三支柱养老金体系仍处于起步阶段,发展空间较大。”中国保险与养老金研究中心主任魏晨阳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表示,进一步加强政策支持、优化税收优惠、提升产品收益率、改善流动性以及完善监管体系,是推动我国第三支柱养老金融服务体系发展的关键。

全球养老金资产下滑,可持续性挑战加剧

全球范围内,人口和经济结构都发生着巨变,养老金储备承压的同时,全球各国的养老金收入替代率普遍出现下滑趋势。

贝莱德集团中国区负责人范华在论坛上介绍,2022年末,全球22个主要经济体的实收养老金资产合计达到47.86万亿美元,较前一年大幅下滑16.7%。同时,由于投资收益率降低、领取养老金的人数增加以及缴费人数不足,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国家的平均养老收入替代率为55.3%,其中美国为73.2%,中国为68.3%,均较往年有所下降。且随着全球人口结构的变化,预计到2060年,退休人口的平均退休金领取时长将是1960年的两倍,而人口抚养比将达到4倍。

在中国,人口老龄化加速给养老金体系带来一定的挑战。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23年末,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超2.9亿,占全国人口的21.1%。

魏晨阳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,目前养老金融产品供给不足,成为制约我国个人养老金发展的瓶颈。为推动个人养老金的高质量发展,需要丰富养老金融产品选择,加强创新,并提升民众认知与信任。

为缓解养老金储备焦虑,各国政府正采取措施,如强制推行延迟退休年龄、延长缴费时间和压缩领取时长等政策,以维持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。

魏晨阳认为,养老储备焦虑的根源在于人口老龄化加速、养老财富储备不足、养老金体系失衡,以及养老金融产品与服务供给匮乏等多重因素。同时,这也反映了老龄化社会背景下,居民对养老生活的更高期待,并期待有多层次、多样化、高标准的养老服务。

对于国内养老金市场,魏晨阳建议,首先在政策和行业层面需共同推进养老金体系的改革。同时,个人层面,提升养老意识,提前做好养老规划,包括储蓄和资产配置。此外,养老金体系的优化也应协同发展养老服务金融和养老产业金融,在解决支付能力的同时,要针对各年龄段的老人(如活力阶段、康养阶段和长期看护阶段)提供多样化的服务,形成可持续的养老产业。

养老金不仅靠“缴”,更要靠“投”

当前,在个人养老金制度试点过程中出现“开户热、缴存冷、投资冷”的现象,人社部统计数据显示,目前个人养老金账户开户数为6000万户。

对于三支柱发展不及预期,范华表示,养老金积累不仅靠“缴”,更重要的是“投”。基于此,全球养老金管理人正积极调整投资策略以应对养老金保值、增值的压力。

具体在养老金投资策略方面,范华分析称,以目标日期策略为典型,该策略依据参保人的生命周期特点,综合考虑股票、债券、存款及另类投资等大类资产的风险与回报特性,为不同年龄段的参保人量身打造资产配置方案。经过长达30年的实践与发展,目标日期策略已成为大多数养老金计划的首选。其次,为增强抗通胀能力,管理者们加大了对非标另类投资的力度。数据显示,在全球养老金规模最大的七个国家中,另类资产在养老金投资组合中的占比已从2002年的9%显著增长至2022年的23%,其增幅位列各类资产之首。

“全球化股票投资也成为新的趋势,”范华进一步分析称,过去20年的统计数据显示,在主要国家的股票资产中,海外股市的投资比例已从之前的1/3上升至2/3。

对于夯实我国第三支柱养老体系,魏晨阳也给出了具体的建议,首先,在政策层面,加大税收优惠政策的吸引力是关键。通过调整税收优惠政策,特别是为低收入群体提供差异化的税收优惠,可以激励更多个人参与养老金的缴存;同时,需扩大养老金融产品种类,提供满足不同风险偏好和收益预期的个人养老金产品;另外,提高个人养老金产品的投资回报,确保资金的安全性和收益性,以增强投资吸引力。

资本“长钱”和养老产业共荣共生

“从发达国家的经验来看,积累的养老金被称作‘长钱’,在推动资本市场发展的同时,也从资本市场的发展中获益,两者形成良性互动。”养老金融50人论坛秘书长董克用期望,这种共荣共生的关系在中国得以复制,以实现养老金增值与资本市场发展的双赢。

“不过,当前中国养老金在资本市场的参与度不足,投资工具相对匮乏。”周延礼坦言,建议深入研究保险业参与资本市场的策略,提升投资能力,并强化风险管理。

周延礼称,养老保险资金应作为“耐心资本”,利用其长期性和规模性优势,通过投资股票、债券等金融产品,为资本市场带来稳定性和发展活力。

会上,董克用还提出了依托市场机制和多层次资本市场,积极引导社会资本参与养老产业的观点。他认为,应充分利用主板、中小板和新三板等市场优势,进行低成本、低风险且支持长期融资的直接融资活动。

董克用还提到了社会资本参与养老产业的重要性,并提倡采用PPP(公私合作)模式,通过多渠道结合社会资本,将闲置资源有效转化为养老设施,从而推动养老产业的进一步发展。他还认为,政府也应通过设立政策性产业基金等方式,主动引导和推动养老产业的快速发展,以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需求。

“此外,加强投资者教育也十分必要,”范华强调,养老不只是老年人的问题,提升公众对第三支柱养老金重要性的认识,并培养以投资准备养老的观念,增强对养老金融产品的购买意愿。

  • 联系我:赵茂玲
  • 上海市 上海 平安保险
  • 预约咨询
  • 微信咨询:
最新资讯 更多>

328998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

马上
提交

扫一扫微信留言

328998个用户完善保障计划